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水利风采 > 信阳水文化 >

信阳市第一届“箪食瓢饮 俭之于水”节水征文优秀作品选登之八

时间:2018-04-13 16:07 来源:节水办 作者:admin 点击:

消失的蟒河

李建瑾


不知不觉,蟒河已经走了五六年之久。

蟒河是环绕在故乡的一条小河。记忆中的蟒河与其说成河,倒不如说是一条溪流,有着与他名字不相匹配的宁静、清澈和温柔。他像一位敦厚的长辈,也像一位文质彬彬的学者。

盛夏的午后,村里的小孩总是喜欢三三两两的溜到蟒河,将自己的小脚丫扑一下伸进水里去,那凉意,从脚底腾一下涌到大脑里,现在回想起来都沁人心脾。村里的妇女们也喜欢到蟒河边上来清洗衣物,一边洗,一边拉着家常。蟒河的水,再加上一块纯天然的皂角,洗出的衣服总有股淡淡的百合花的香味。

对于蟒河,我有着源于血脉深处的依赖,它几乎承载了我儿时所有美好的回忆。无数个日夜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在这里嬉戏,我们一起捉泥鳅,捕鱼,这河里,水里,都曾留下过我们的足迹。有时期末考试考差了,不敢回家,我就一个人偷偷来到蟒河边。我静静地说,他静静地听,说完后,便拥有了大闹天宫的勇气。

村里的老人说,蟒河是村里的守护河,蟒河不干,村里的文气就不断。

蟒河水开始少时,我在外上学,并不知晓,只是听说村里面开了一个化肥厂,也未曾在意。期间回来过几次,也去过蟒河,却未发现有什么不同。但现在想来,当时是如此的粗心大意,又是有着怎样的无情,才那般盲视。

后来,用于开工和灌溉的水越来越多,蟒河就渐渐枯了,但他也从未听他抱怨过什么,还是一副安静的样子,只是有些疲惫。他开始裸露出他那瘦削的躯体,皮肤也变得有些浑浊。

快干的那年,我回去过,特意跑去蟒河,冥冥之中有种东西好像错过。一触目,便有着撕心裂肺的痛,入眼皆是干涸的大地。我开始围着他拼命的跑,想找寻他最后的一丝气息。最后,在东边一座破旧的桥下找到了他那即将要消失的细细的一股水流,那水流像极了趟过大地的浑浊的眼泪,在最后祷告人世间的平安。

如今孩子们已经不去蟒河了,衣服上的百合味也彻底消失了。但我想蟒河的灵魂还在,他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,等着故乡在召唤。

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