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水利风采 > 信阳水文化 >

信阳市第一届“箪食瓢饮 俭之于水”节水征文优秀作品选登之五

时间:2017-06-28 16:55 来源:节水办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鱼 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李梦巍)


       一条鱼的一生有多长?我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 但人们都说鱼的记忆很短,只有七秒,可我知道不是的,鱼的记忆很长,长到可以在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清晰地向我诉说它的一生。
       说它如何死去,干枯,变为枯骨。
       这条鱼来自泥土,它是被人从地下翻出来的。我不知道它来自哪个湖泊,来自哪片水域,那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水枯了,它死了。
       是的,鱼是被旱死的。它告诉我,它曾在水中畅游,那时事事无忧。但是后来,它开始在浅水中挣扎,耗尽了所有力气,却无望而死。
       你见过鱼的眼泪吗?我见过,这条鱼说着当年的经历就哭了。这时我才惊觉,原来,鱼竟是有眼泪的。
       “那你们为什么不迁到另一片水域呢?”我问它。它却摇了摇头说:“走不了,四周的水都干了。”
       它告诉我,当年这片土地上有一片完整的流域,物种丰富,应有尽有,但是后来水枯了,能走的都走了,像它们这样走不了的只能在这儿等死。
       我抬头去看这片荒芜的土地,很多地方都因为干枯有了裂缝。看着眼前的土地,我很难想象当年这片土地上的盛景,毕竟它只剩下了一片荒芜和黄色。黄昏下,我仿佛看到了这条鱼是怎样在干涸的河道上苦苦挣扎。我的心忽然被刺痛了,我们都做了些什么?
       我问它这片流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?它又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。它说,那时候,人还很少,这里的水源还丰富,后来,人越来越多,水就慢慢变少了。最开始,他们拿着小容器来盛水,后来,容器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一直到这片水域干枯。
       “那他们都拿这些水来做什么了呢?这么多水,并非短时间内便可以枯竭的。”“它们都从地下河流走了,那可还是清水啊!”它哭着说。“地下河?是下水道吧!”我一时之间竟无话可说,我要说些什么呢?说我曾如何把它们的救命水无情的倒进了下水道?我说不出口,这一刻我是这么深切地愧对它,我不忍直视它的眼泪,它的眼泪,滴滴诛心。
       我把这条鱼带着,带到了海洋里,它生前没有到过这么宽广的水域,那就让它死后在这里长眠吧!土地不是它的家,落叶总是要归根的。
       可我这个不知从何时、何地来的人,竟被一条鱼的眼泪诛了心。
 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